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圆涛法师的博客

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时(海月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决心破除我执,何由介绍自我?人生因为执我生爱憎,因为爱憎起烦恼,因起烦恼而生死-----!我执的心地滋养了贪欲,催生了嗔恚,埋藏着愚痴,---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叫签筒  

2011-07-07 15:27:51|  分类: 佛寺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在卜卦这一类之中,想来总会有很多的人知道我签筒的大名。

      说起我的历史来真是非常悠久,在上古战国时代就有「太卜」的官名,为卜官的首长。那时候我就周旋在卜官之中,后来直到佛教传入了中国,因了卜官的制度废除的关系,我就慢慢混进了佛门中来。很多不明历史的人,都以为我是佛教的产儿,那知我原来出身在上古的时期呢!

记得在战国的时代,太卜郑詹尹掌管我们的时候,大诗人屈原为了心烦虑乱,不知所从,就曾请求过郑詹尹为他卜算一次;秦朝时代,东陵侯被废除官职的时候,就曾到卖卜长安东市的司马季主那里求卜过。我从古到今,人们往往在疑难不决的时候,就会来请问我。

说起我来,到了这二十世纪原子时代,我已经渐渐的立足不住,其实在中国古书五经之一的易经,就是用卜筮来说明天地的至理,很多人都说这是中国最古的哲学,时势变迁,今天竟使我快走到末路上来了。

我混进了佛门以后,很多人不能谅解我,使佛教也遭人误会。大家不知我的来历,见我存身在佛殿之中,都批评佛教迷信色彩太浓厚了,其实这真是冤枉啊!

不管别人对我如何的轻视、讥嘲、咒骂,但我还是拥有很多的信徒。大学生考大学的时候,要问我能不能考取;买爱国奖券的人,问我能不能中奖;已结婚的女士要养小孩子的时候,问我是男是女;小姐们要想知道恋爱的对象是否如理想,又要来问我;我暂时没有被淘汰,我不得不感谢这些我的恩人。

我不否认我是不能如求者所愿的。既然很多不懂事的人来问我,我的假面具当然不愿为人识破。可叹的是很多无知的僧尼,他们好象也不知道我的出身似的,兴办佛学院要来问我能不能,请法师*讲经要问我可不可以。有时候他哗啦哗啦的摇着我,我不能自主的跳出了一条不好的签,我真急得懊悔,我将用什么来抵消我的这些罪业呢?我真替这些号称学佛的人,不问苍生而来问我,感到莫大的耻辱,我那里真有灵感来解决这些事呢!

我不能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来害佛教,我更替一些不学无术的僧尼感到可怜,我是否有灵感倒也可以把他放在一旁,替我签筒子作解说的签簿子,那上面就有很多的笑话,搬上很多的乡里传说,例如:解签的古人名上,有什么「郭华恋王月英」,「梁山伯访祝英台」给一个稍为有知识的人看到,就会知道我的身价了。

更可笑的,一个在家小女孩子也能有教训大禅师的话印上去,壬子签:「苏小妹答佛印禅师」道:

「言语虽多不可从,风云静处未行龙;暗中终得明消息,君尔何须问重重。」这些有辱僧人而毫无考据的村言,能放在寺院中竟然没有人来反对,我真感到这些出家僧尼忍辱功夫的可佩!

我有时候天良发现,指示人不必来求我,比如「胡凤娇观音寺行香」,我在那次解说道:

「总是前途莫心劳,求神问圣枉事多;满腹疑肠无人答,自问自心事即明。」

愚痴的人们不明此理,你叫我又奈他何?

记得有一次,一个人跑了五十里路到寺中求签,那知出人意料,他求的是一条「来意不诚,罚油三斤」的签,我心中那里又不在为他抱屈呢?

有一个传说:刘文远当初上京赶考,路过华岳山,向华岳娘娘祷告求签,他祷告的是:『弟子上京赴考,如能考取状元,望娘娘发条「上上签」;否则,就发条「下下签」,弟子也不必赶考去了!』那知求出来的签既不是上上,也不是下下,是条「中平」,这使他踟蹰不前,懊恼非常,这真是文人的自寻烦恼!

我这个签筒子除替人解决疑难之外,我还要替人负医病的责任;有一种叫「药签」的,每求我一条,上面都写好了一条药方子,我别的都不忧虑,只怕害热病的吃了暖性的药,害寒病的又求了凉性药的方子,加添了他们的病症,因为菩萨不是看守我的一个药店中的伙计啊!

签筒子到了台湾来,求签又多了一道手续,先是求签的人将我拿出,再用两块小木头朝地上一掼,名字叫做「跌筶」。如果木头一正一反,抽出的签方算有用。假若真有什么神将管理我的话,我想这位神将一定要大发雷霆,你既然祷告他,抽出了一条签,又再问他这条签有用没有用,若是神将有丈二无明*,他一定要光起火来了。

在台湾的信众大都是信仰观世音菩萨,他们求我的时候,都向观音祷告,菩萨虽是大慈大悲、神通变化,但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求我,菩萨果是给人利用,我想忙得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我见着很多知识僧青年*,他们现在看出了我的怪现象,为了复兴正信理解的佛教,所以不惜一切的要来打倒我、毁灭我;另一面却有很多拥护我的人,也不顾一切的拥护我、保卫我;这一场战争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?所以我现在也不愿多想些什么,只有留待命运来安排好了。

我在佛教的身上寄生以来,日子也不算短了,再这样躲避下去,终不是长久之计,现在佛教处处忙革新,我还是这样苟安下去,也实在没有什么颜面。住在寺院中,天天看着那些正信佛教徒的冷眼,有什么意味呢?

虽然,也有很多老婆婆虔诚的信仰着我,他们一生的事情都为我操纵,她们外出一次都要来问我是否能去,什么大小事都是取决于我,自己一生毫没有主权。只是一些老婆婆这样信任我,我虽是骄傲的自信自己的权威,但老婆婆终是成为过去的人了,于我的面孔上又有什么光彩呢?

我今天苦口婆心的道出我的一切,我不敢自抬身价的炫耀自己的本领,怨恨我的正信佛教徒们不必灰心,只要你们有对新佛教复兴的努力,把我赶出山门,我一样可以再到别处去谋生,佛菩萨不是我后台老板,你们放心的来做罢!

法师:通达佛法的出家人。

丈二无明:即很大的瞋怒。

僧青年:出家的青年和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